办事指南

前对冲基金员工自述:华尔街糜烂生活真实写照

点击量:   时间:2017-08-01 10:13:04

Turney Duff Turney Duff,24岁靠关系初入华尔街,先在大摩做销售助理,后来进入对冲基金在将近10年的时间里,他的年薪都在100万美元以上但他将钱都挥霍在可卡因、妓女和糟糕的投资上后悔?他可不觉得…… (原文载于每日电讯,Turney Duff口述,Theo Merz记录) 1994年,24岁的我只身来到纽约,想找一份公关或记者之类的工作但进展很不顺利,这让我很受挫我叔叔在金融圈很有人脉,于是老妈建议我给他打个电话当时我对华尔街一无所知,但他很快帮我安排了几个面试第一家是雷曼兄弟,他们家恢弘的交易大厅很快让我着迷我明白,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想加入! 最终,我没能获得雷曼的岗位,但我在摩根士丹利找了份销售助理的活几年后,我一路升迁,进入了买方,在对冲基金公司Galleon Group帮助客户进行投资我们从私人和机构投资者那里赚取大笔的佣金,而华尔街的其他人只能去抢我们吃剩下的部分所有人都想和我做生意,并为此不择手段那时候,我可以随意进出全国每一个餐厅、俱乐部和体育赛事 很快,我的年薪就达到200万美元每天的工作就是被各种人带着在全国环游,他们为了得到生意拼命巴结我这些活动里,“超级碗”之游是最普通的,私人飞机接送和费用全免是基本标准最疯狂的一次是2002年时,我受邀在俄亥俄州参加了一场超级地下宴会,到会的有40位男人和同样数量的美女也不知是不是我的古龙香水起了作用,我一到那里,几乎所有的美女都想勾引我我成了现场的明星,我的每一句话都风趣幽默后来我才知道,活动现场的所有人都是被雇来的…… 就在这次俄亥俄之旅中,别人第一次给我提供了可卡因我带了一点进了浴室但实际上并没有吸,我只是装模作样的吸了一下然后就丢掉了1980年代我十几岁的时候,曾经有一个篮球明星Len Bias因为吸食了一次那玩意儿就死了,于是我总觉得只要一吸可卡因就会死但禁不住周围人的不断怂恿,我终于还是在6个月后初尝禁果,老实说,这种感觉真是无与伦比 到了2006年,我每周会花600至700美元吸食可卡因,当然,这还不包括别人给我的而且我还时常酗酒虽然那时我已经有了女朋友和一个女儿,但那段日子实在是暗无天日我每周要吸五、六个晚上可卡因如果我稍微少吸一点,那么我第二天可能不会出现发抖、出汗或流血等症状,但却无法工作 曾有一段时间,我试着每周只吸三天可卡因但这让我看起来病怏怏的,我明白如果一直这样迟早会被炒鱿鱼我也明白,只要我带着这种状态出现在办公室,立刻就会被扫地出门我记得自己当时在办公室大楼附近徘徊,想着该怎么办我告诉自己(我显然已经不是在用理性思考),如果我被抢劫了,那么肯定就不用工作了于是我狂奔了几个街区,晃晃悠悠扑进一个水坑乱蹭,直到我的裤子被磨破,手上和膝盖开始流血然后我浑身湿透、一瘸一拐地走进办公室,可怜兮兮地告诉老板我被抢劫了 不用说,72小时之后我就被炒了,进入康复中心,开始了第一次戒毒生涯 出来之后,我正常了大概一年,然后又毒瘾复发重回康复中心再次恢复之后,我又收到了一份年薪七位数的华尔街面试,但我已经没了当年的感觉,于是面了一半就离开了 我不知道自己对这些经历是否后悔不过我真心希望,要是我没有伤害到一些人就好了,尤其是我的家人但我明白,如果我没有经历这一切,我不会成为现在的我 如今,我成了一名作家,将自己在华尔街的故事写进了新书《买方》(The Buy Side)我住在长岛,离我八岁女儿只有两英里路程,这样我可以每天看到她我从前在华尔街赚的1000万美元早就被花得所剩无几,后来的几个糟糕投资让仅剩的一点也打了水漂 最后想说一句老生常谈,但却是我的真心话:金钱并不必然带来幸福,我曾浸淫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