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受尊敬的艺术藏家,跟土豪气无关

点击量:   时间:2018-02-04 07:30:22

去年有一部纪录片,对20世纪最受尊崇的女艺术藏家的生平发表了新见解 《佩姬·古根汉:痴迷艺术》(Peggy Guggenheim: Art Addict)由丽莎·伊莫迪诺·弗里兰德(Lisa Immordino Vreeland)执导,4月首次在翠贝卡电影节(Tribeca Film Festival)上上映,12月还在迈阿密海滩的巴塞尔艺术节放映古根汉于1979年逝世,享年81岁,该片在迈阿密巴塞尔艺术节上映四天,随后又进行公映,它不仅令人们开始重新评估她非凡的生平,也开始思考,自从她的黄金时代过后,艺术世界究竟发生了多少变化 弗里兰德重新发掘了遗失已久的70年代古根汉采访录像带,采访者是她的指定传记作者杰奎琳·波加德·韦尔德(Jacqueline Bogard Weld)在这些录像带中,古根汉的回答格外简短清晰,充满冷嘲热讽,它们构成了本片启发性意义的基础 丽莎·伊莫迪诺·弗里兰德关于佩姬·古根汉记录片中的一幕 Roloff Beny/National Archives of Canada 我们知道,尽管古根汉21岁就继承了45万美元,可以在欧洲独自生活,但她其实来自家族中相对较为“贫穷”的一方在巴黎,她与萨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上了四天的床康斯坦丁·布朗库西(Constantin Brancusi)也是她的众多情人之一,她觉得两人的关系令他的雕塑《太空鸟》(Bird in Space)贬值了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则是她的艺术顾问 在德军占领期间,她从法国偷运出一批最经典的先锋艺术作品,一共只花了她4万美元她视自己为抽象表现主义的“接生婆”,不过,20世纪40年代,是她的一个朋友、画家彼埃·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率先发现了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的才华 她在纽约开创了“本世纪的艺术”(Art of This Century)画廊,以每幅200到600美元的价格出售波洛克的画作她收藏了326件现代主义作品与部落艺术,其中包括最近修复的波洛克1947年的滴画《炼金术》(Alchemy),它们都放在威尼斯大运河畔一栋部分落成的豪宅里在纪录片中接受采访的21世纪画廊主人拉里·高古轩(Larry Gagosian)说,这些作品价值“好几十亿” 当然,如今的艺术界比古根汉的时代要大得多全球化、金融撤销管制风潮、艺术成为一种可避税的替代投资手段,以上种种都鼓励人们大笔投资战后以及当代艺术市场画廊、艺术节、拍卖会还有艺术家的数量在世界各地激增,艺术品价格也水涨船高 2006年,报道称一幅1948年的波拉克作品以1.4亿美元的价格被娱乐业大亨大卫·格芬(David Geffen)购买如果2016年另一幅波洛克的重要作品进入市场,价格肯定会超过2亿美元 “艺术界是一个以金钱为导向的群体,”巴黎艺术交易商克里斯蒂安·奥吉尔(Christian Ogier)说“我们有不少富有的收藏家艺术家的价值都是以他们能诱发多高的出价来衡量的” 奥吉尔还说,现在和20世纪的先锋艺术世界完全不一样了“当时的收藏家要比现在少得多,”他说,“他们真的是为了艺术而收藏” 在这个收入日益不平等的时代,有些人觉得当今艺术品市场的过度膨胀令人不快10月,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的馆长克里斯·德康(Chris Dercon)为《艺术报》(The Newspaper)撰文,指出“那些把艺术当做私人利益并从获取利润”的人与那些把艺术视为“一种建立在内容与途径之上的集体性过程与共同努力”的人之间,存在着冲突 为了与德康的说法呼应,或许也是为了赞扬西斯特·盖茨(Theaster Gates)这样关注更广泛的公众的美国艺术家,12月7日,泰特现代艺术馆颁发的2015年透纳奖(Turner Prize)并未授予代表商业画廊的艺术家,而是给了“Assemble”,这是一个由年轻建筑师与设计师组成的小组,专门设计社区项目 2015年,英国最令人吃惊的一本畅销书叫《我们去画廊》(We Go to the Gallery),文字、插图与出版都由伦敦艺术家米利安姆·埃利亚(Miriam Elia)一手包办 这是一本伪童书,灵感来自20世纪60年代Ladybird的《彼得与简》(Peter and Jane)系列图书,它尖酸刻薄地描述了当代艺术世界中的概念主义与商业化 伦敦艺术家米利安姆·埃利亚的《我们去画廊》中的一页 Miriam Elia “我想玩气球,”名叫约翰的小男孩指着杰夫·昆斯( Jeff Koons)的红色《气球狗》(Balloon Dog)说他显然不知道,一个橙色的、创作于1994-2000年的气球狗作品在2013年拍出了5840万美元 “只有投机资本家才能玩这个气球,”约翰的妈妈告诉他 根据Nielsen BookSca提供的数据,埃利亚女士这本书的修订本在英国卖出了51175万册,每本售价8.99镑,约合10.3美元该书的初版因为与《彼得与简》系列的出版商企鹅出版社发生纠纷而收回 “自出版(self-publishing)给了我自治权,”33岁的埃利亚女士说“我可以向更广泛的受众出售艺术我希望这本书尽可能的便宜,可以被当成圣诞礼物这比艺术交易商说‘这个我出一百万英镑’要民主得多” 另一件颠覆当代艺术的“可收藏性”的作品是彼得·肯纳德(Peter Kennard)与奈维尔·布洛迪(Neville Brody)的高分辨率照片拼贴印刷品《大地上的和平》(Peace on Earth),它可以从皇家艺术学院的网站免费下载画面上是一幅意大利巴洛克油画上圣母玛利亚的形象,但她的面孔被地球的图案取代,头顶上是和平符号形状的光环 “这幅作品就放在那儿,人们想拿它怎么样就拿它怎么样,”现年66岁,在皇家艺术学院教书的肯纳德说,他的政治拼贴照片曾经在伦敦帝国战争博物馆(Imperial War Museum)展出 “人们觉得,以拍卖来说,艺术圈与普罗大众距离遥远,”他说“关于当代艺术,所有普通人能看到的,就是毕加索拍出了1.6亿美元的报道这造成这样一种感觉:艺术无非就是钱” 当然,佩姬·古根汉也属于少数富人精英,她毕生大部分时间都在买卖艺术市场上的顶尖作品 但是正如佩斯画廊(Pace Gallery)的创始人艾恩·格里姆彻(Arne Glimcher)在纪录片中指出,“这不仅仅是关于钱,而是关于艺术”因此就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古根汉在21世纪的后继者们之中,究竟谁能成为这样一部影片的主人公哪个机构能像她在威尼斯的中心那样,创立一个每年吸引40万名观众的艺术馆 那座艺术馆的参观者们不仅是被玛格丽特(Magritte)1953-54年的《帝国之光》(Empire of Light)吸引而来,也是仰慕古根汉宏大的人生(她的骨灰撒在花园里,在她为自己的14只狗树立的纪念碑旁边) 如今,富于投资头脑的超级收藏家门喜欢低调大型收购一般都是匿名进行,并且充满保密条款,就算私人收藏家自己开了艺术馆,受聘而来的顾问和策展人也会淡化处理收藏家的个人品味 佩姬·古根汉在很多方面都是一个悲哀的人物她的父亲在1912年泰坦尼克号沉船事故中丧生她的两次婚姻都以失败告终,女儿自杀身亡但她热爱艺术,买下大量艺术品,她是个有激情的人 最终,尽管有那么多亿万富翁现在把大把的钞票投资在艺术上,但正是对艺术的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