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韩国经济成长带来副作用 压力大自杀率高

点击量:   时间:2017-06-02 07:30:20

提起韩国,首先想到的或许是傲人的经济成长,然而韩国报纸却常出现某名人或政治人物受辱自杀;学生因为没有进入一流大学从大桥一跃而下;或者生病的爷爷以“减轻家庭负担”为由自杀韩国的高速经济成长,究竟给他们带来多少副面影响? 据《全球邮报》报导,为了要在工作、学业、人际关系、照顾家人上“成功”,韩国人生活在高度精神压力下,据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统计,在发达国家中,韩国的自杀率最高韩国每天平均有40个人自杀,2012年,自杀成为韩国第4大死因 当年轻人没有实现社会对他们的期待,或没有找到完美工作或伴侣时特别感到无助,而老年人会以减轻照护的负担而结束生命此外,据OECD,韩国在离婚率、酒精消费及家庭债务上都“名列前茅” “文化矛盾” 近20年来,韩国自杀率增加了2倍(近2年增加速度趋缓)宾州大学的社会学家帕克(Ben BC Park)说,韩国的经济高速发展,随之而来的经济及社会转变对民众形成令人困惑且高压的“文化矛盾”,在极端的情况下导致自杀换句话说,这是新与旧的问题 现代、个人主义经济需要在学校及职场激烈竞争,而传统儒家期望年轻人互利互惠、照顾家庭,韩国年轻人被夹在这两种文化之间 帕克说:“人们接收到的讯息是抵触的家庭在传统上有着促进认同感及有效社会福利的作用但决策者还没有为个体设计足够的政策,而宁愿把负担给核心家庭承担” 帕克说,一些贫穷及受苦的韩国人自杀,他们是社会福利制度没有照顾到的人;其他因为没有考上理想大学或取得良好工作而自杀;极为稀少的是以公开自杀作为政治抗议 此外,韩国虽然有精密计算的健保计划,但国家为了保持其出口竞争力,以最贫穷的人民为代价,将最低工资压在每小时4.57美元,更难消除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 感情胁迫 今年3月一起自杀案件震惊韩国社会一名参加真人配对节目“另一半”(The Mate)的29岁女子千(音译),在拍摄节目的旅馆内自杀她的遗书说,她的生命“充满戏剧性”,不想再活下去千在节目录制结束后自杀 该节目为SBS电视台的实境节目,让12名青年男女在称为“爱情村”的旅馆内生活一周,节目跟拍他们的生活、想法参与者也会遇到种种竞争、考验,以在节目结束的时候得到配对机会 批评认为,节目中的参与者为了找到恋爱对象,必须通严酷的考验,使参与者在巨大的情感压力下 死者的朋友后来对媒体说,千担心导演打算把她描绘成悲惨的弃儿SBS电视台对此道歉并停播节目,但拒绝对事件负责 高龄一代半数陷贫穷 5月28日首尔地铁及全罗南道的疗养院分别发生纵火案,后者由于医院多为60至80岁的老人,造成21死7伤警方逮捕了犯下地铁纵火案的71岁男性乘客及在疗养院纵火的82岁疗养院院友 这是韩国高龄族群面临问题的冰山一角《卫报》报导,高龄人口成了韩国近年高度经济成长下贫穷的一代 尽管韩国近50年来经济成长快速,挤身工业化国家之林,但割喉式的韩国现代社会,却使奉养父母的传统价值观迅速消失,加上社会福利未跟上家庭结构的变化,当年最负责任奉养家长的一代人,现在成了相对贫困的族群 半数以上的韩国老年人生活在贫困中,是工业化国家中比例最高的讽刺的是,韩国人以花大钱给孩子请私人教师,以及购买奢侈品而著名 在首尔市中心的垃圾堆,常见老人拾荒,拿大叠纸板换取微薄收入专家说,这些高龄穷人在工作时期都过得舒服,甚至是富裕的他们在退休后生活品质倒退,是一群国家对待老人的方式剧烈变动下的牺牲者 孝道式微家庭崩解 亚洲多数国家受到儒教影响,孩子应当照顾年迈的父母不过,由于年轻一代移往城市居住,孝道逐渐式微,这个转变在韩国特别突出在激烈竞争下,人们已失去关怀彼此的心灵空间据政府调查,15年来,认为有义务奉养父母的孩子从90%减少到37% 首尔一名退休者说:“家庭已经崩溃了这是为什么我们孤独地死去” 但韩国政府提供社会福利的脚步却很缓慢分析师说,只有1/3的退休者有退休金,而且支出相对来说微不足道家庭及政府功能失调使得情况急剧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