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时报如何报道第一届戛纳电影节

点击量:   时间:2018-01-04 18:18:09

首届戛纳国际电影节原本计划于1939年9月开幕当时的法国人受够了被墨索里尼(Mussolini)污染的威尼斯电影节,想开创属于自己的电影盛会那年7月,《纽约时报》上的一篇短文说,电影节上会颁发最佳导演奖,并以法国导演先驱路易斯·卢米埃尔(Louis Lumière)的名字命名该奖项 这个计划没能实现,在电影节开幕当夜,希特勒入侵了波兰,电影节也被迫取消 时间来到1946年9月电影节终于开幕了但是,随着“二战”的结束,冷战又开始了时报发表了一篇名为《俄罗斯人阻挠电影放映》(Russians Balk Film Showings)的文章,称“俄罗斯人正发起一场抵制美国电影的运动”文中引述美国电影界代表哈罗德·史密斯(Harold Smith)的说法,“影片《煤气灯下》(Gaslight)在电影节上按计划上映时,俄罗斯人在最后一分钟邀请所有人参加派对,令23个国家的代表都无法出席放映,影片只得重新安排时间”更有甚者,“史密斯先生抱怨,苏联代表经常在美国电影放映期间走出影厅” 当年电影节也没有颁发金棕榈奖或类似奖项“出于‘外交原因’,”时报报道,“电影节觉得不应该把奖项颁发给某一部最佳电影,而是一致同意把一项国际大奖颁发给法国电影《铁路战斗队》(The Battle of the Rails)这部电影讲述了德国占领期间参加抵抗运动的铁路工人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还有一个赢家是谁据时报报道,那就是后来很快成了经典的酒鬼故事《失去的周末》(The Lost Weekend)它被授予“去年年度最佳美国电影,而它的主演雷·米兰德(Ray Milland)获得了一项个人荣誉” 出席这次电影节的俄罗斯人中有苏联顶尖电影制片人塞尔日·A·格拉西莫夫(Serge A. Gerasimov),《失去的周末》上映的第二个月,他在位于莫斯科的公寓中接受了时报采访他说,在戛纳上映的各种美国片之中,《失落的周末》“如同钻石一般闪耀”他说,其他影片只是反映了好莱坞扭曲的优先关注点格拉西莫夫“引用马克思的名言说——是卡尔·马克思,不是格劳乔·马克斯——工作比娱乐更有趣,”《时报》写道 但是,对于戛纳电影节上放映的美国电影——事实上是塞满了全欧洲影院的美国电影——有另外一个批评的声音来自本土“没错,我们让欧洲人看了不少东西,但看的都是些什么”美国纪录片导演理查德·德·罗什蒙(Richard de Rochemont)为时报撰文写道“欧洲人知道,自1939年以来,这个世界就在经历着巨变,新的灾难可能就潜伏在身边然而,他们在1946年看到的美国电影显然对于一切1938年的电影语汇之外的事物都保持着极乐的无知” “我想说,”德·罗什蒙补充道,“举例而言,外省法国人觉得我们美国人有点疯疯癫癫” 他想知道,为什么要“给他们看那种电影,主角都像纵情狂欢的黑市起家百万大亨一样为什么要不厌其烦地强调我们的浪费、贪婪和心理不稳定”(听上去有点耳熟) “起先,好莱坞电影中的种种俗气花哨的不合逻辑只是得到了一只好脾气的鸟儿(这是当时的流行用语,指的是遭到一声嘲笑),”德·罗什蒙写道“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开始让人觉得怨恨,现在他们觉得:欧洲人由于痛苦而变得更加成熟,而美国人却还是一群贪婪快活的笨蛋,正如我们的诋毁者们迫切想证明的那样” 准确起见,除了《失落的周末》和《煤气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