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谈起核战争,谁还会记得长崎?

点击量:   时间:2017-12-01 02:28:11

日本长崎——上代美也子(Miyako Jodai,音)6岁那年,美国在她的家乡,也就是港口城市长崎投下了一颗原子弹 她被冲击波震得晕了过去,她家的房屋亦被摧毁随后几天,她和数十上百人一起挤在山上的一个洞穴里 “由于极度恐惧,”她说,“我一直大哭,而且洞里根本无路可走,我只好从伤者的身体上踏过”当她最终冒险走出去时,城市中仍然闪耀着冲天的火焰 上代美也子是幸存者之一于1945年8月9日早上落在长崎的那颗原子弹共导致约7.4万人死亡,为三天前广岛原子弹爆炸致死人数的一半左右 本周五,奥巴马将成为二战结束后首位到访广岛的在任美国总统长崎不在他的行程之中 谈及核战争的恐怖,人们通常会立刻想起广岛,而位于日本西南部岛屿九州岛上的长崎,一直以来基本处于前者的阴影之下 “我们知道日本最高峰是富士山(Mount Fuji),”长崎市长田上富久(Tomihisa Taue)在其办公室里接受采访时说,“但我们并不知道第二高峰是哪座” 不过,许多长崎人承认,广岛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两座城市他们希望世人能从奥巴马的这次访问中认清,永远也不该再次使用核武器,他们说这一讯息无须奥巴马踏足他们的城市也能被传达出去 田上富久指出,应该让长崎原爆为广岛原爆所开启的核时代划上一个有力的句号“我希望奥巴马总统会说,从长崎到全世界,这里应该是地球上最后一个遭到原子弹爆炸的地方,”他说 长崎是第二个被轰炸的城市,这让长崎原爆在核武器史上以及关于核武器的讨论中处于次要地位,但很多历史学家都表示,此次原爆的正当性更难以辩护,因为它是重复之举 哈里·S·杜鲁门(Harry S. Truman)认为,为了迫使日本投降进而结束战争,有必要用原子弹轰炸广岛,如果说这一理由还能被接受的话,那么三天后又向平民投下第二颗原子弹,绝对是在道德层面更具争议的做法 每年有将近70万人次参观长崎原爆资料馆(Nagasaki Atomic Bomb Museum),相比之下,每年有将近150万人次参观广岛和平纪念资料馆(Hiroshima Peace Memorial),周五,奥巴马将在那里献上花圈 周日,一群学生在参观长崎原爆资料馆期间,从与现代核武器有关的展品旁经过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即便是在长崎原爆幸存者委员会(Nagasaki Atomic Bomb Survivors’ Council)的办公室里,也能从文件柜上的一张贴纸看出这座城市的次要地位,那上面写着,“广岛悲剧不容重演:立即结束军备竞赛” 现年76岁的上代美也子是一名退休教师,她对奥巴马总统出访广岛表示钦佩,说她明白总统行程紧张无法到访两座城市但她认为,长崎的幸存者至少应该受邀参加在广岛举行的纪念仪式 “我感觉长崎已经被遗忘和抛弃了,”她说 当日本纠结于本国历史上的战时暴行,日美两国学者和政客仍在讨论原子弹使用问题的时候,相较于广岛,长崎所提供的故事在许多方面都更为复杂 长崎是最早同西方商人——包括来自葡萄牙和荷兰的探险家——接触的日本城市之一,它同时也是罗马天主教在日本最古老的、信众最多的据点 当美国飞行员投下原子弹的时候,浦上天主堂(Urakami Cathedral)被夷为平地,它当时是东亚地区最大的天主教堂当地约有8000名天主教徒遇难对于因为坚持信仰而长期受到日本社会排斥的长崎基督徒而言,有一个事实极为苦涩:他们的家园是被一个基督徒占多数的国家摧毁的,相关行动得到了一位罗马天主教随军牧师的祝福 长崎拥有天主教传统,再加上广岛作为反核行动中心一直在高调发声,于是日本就有了这样一句俗语:“愤怒的广岛,祈祷的长崎” 周一早上,一场弥撒在重建的浦上天主堂内举行日本的一句俗话,“愤怒的广岛,祈祷的长崎”,折射出人们对这两个城市的不同看法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浦上天主堂已经在原址附近重建,周一早上6点的弥撒时间,大约100名教友坐在教堂里的木质长椅上主任司祭久志利津男(Ritsuo Hisashi)说,相较于长崎是否被世界各地的人们当作一个符号来纪念,他更关心的是呼吁消除核武器的声音 长崎的主教辖区以及日本的另外15个主教辖区,都反对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修改和平宪法之举,该宪法是在战后由美国监督制定的 在对美国投下原子弹之前日本的战时行径进行反思这方面,长崎领导人一直态度鲜明 在1990年,时任长崎市长本岛等(Hitoshi Motoshima)曾指出,裕仁天皇(Emperor Hirohito)对“二战”负有部分责任,此后遭一右翼民族主义者枪击并负伤 与此同期,长崎市议员冈正治(Masaharu Oka)创办了一家资料馆,以纪念被强征至长崎的战时工厂里工作,因原子弹爆炸而死亡或受伤的那些朝鲜劳工 该资料馆位于一个陡峭的山坡上,由一家中国餐馆改造而成,带有很明显的手工风格除了朝鲜幸存者的照片以及朝鲜劳工所住拥挤宿舍的复制品,资料馆还陈列着大量与南京大屠杀以及731部队行径有关的令人不安的照片731部队是日本设在中国的一个生化武器研究机构,日本科学家曾在那里做人体实验 长崎,重建的浦上天主堂原来的教堂在1945年被美国投掷的原子弹摧毁前,是东亚地区最大的天主教堂长崎约有8000名基督徒死于那场袭击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冈正治和平资料馆前秘书长柴田俊明(Toshiaki Shibata,音)的双亲都是原爆幸存者,他说奥巴马不来长崎反而让他感到高兴柴田俊明今年65岁,染成淡紫色的头发给他增加了一丝顽皮的气息他认为奥巴马此行是为了给鼓吹修宪,试图把日本拖入战争的安倍提供支持 “他不到这儿来还好点儿,”柴田俊明说 87岁的原爆幸存者深堀芳年(Yoshitoshi Fukahori,音)说,他不明白为什么奥巴马来访会搅起这么多波澜虽然他对此次访问表示欢迎,而且希望奥巴马能谈及无核世界的话题,但他说自己不抱太多期望没必要来长崎,他说 “这么长时间过去,我看到人们燃起希望,然后又感到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