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流言、愤怒与复仇:硅谷和八卦博客的战争

点击量:   时间:2018-02-03 15:35:06

硅谷喜欢对媒体保持严格的控制技术高管们希望记者们就算不是毕恭毕敬,至少也要保持顺从他们发放消息时要多勉强就有多勉强有时候他们干脆买下某个出版物的大部分股权,这是影响什么适合发表的一种历史悠久的做法 Valleywag拒绝参加这个游戏 它堪称这个数字年代的八卦小报:粗鲁伤人、无所不知、冷眼旁观、自我推销,有时候还不怎么公平它成堆成堆地抛出恶言恶语,发表那些人们知道或能够猜测出来,但从不公开谈论的事情它说谷歌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约会自己当时的同事梅丽莎·迈耶(Marissa Mayer)还说谷歌的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是个花花公子兼流氓Napster的联合创始人及Facebook的早期执行官肖恩·帕克(Sean Parker)的婚礼搞得太过头了 最臭名昭著的一件事,至少在事后看来,还要算是2007年年底的那次,这个技术圈八卦博客说,PayPal的联合创始人与Facebook的早期重要投资者彼得·蒂尔(Peter Thiel)是同性恋 揭露名人隐私的做法由来已久,且并不特别受人尊敬,但是Valleywag说,它是在赞美蒂尔先生它当时的主编欧文·托马斯(Owen Thomas)在自己的帖子里写道,重要的是,即便在硅谷,“一个同性恋投资者都没有办法融入旧体制这令他们可以解放出来,建立一个完全不同、有可能更好的体系,用于进行身份认同并奖掖有才能者,用他们的工作造福世界” 这是有态度、有目的性的八卦然而招来的却是蒂尔先生的愤怒他秘密资助了一场诉讼,由摔跤运动员哈尔克·霍根(Hulk Hogan)诉讼Valleywag的母公司高客传媒(Gawker Media),最后后者被判决赔偿1.4亿美元的损失费高客传媒目前正在上诉 本周,蒂尔参与该案件的事实被披露,使硅谷与媒体之间的复杂关系再次备受关注如今这个时代,每个人的智能手机上都在推送一连串新闻,硅谷不仅仅是它们的输送媒介,也在左右它们的内容,科技界变得愈发举足轻重,也更加富有与此同时,科技公司也变得不再那么透明 “硅谷是个封闭的世界,而且在精英的层面变得更加封闭,”斯坦福联络部主席弗莱德·特纳(Fred Turner)说“人们之间口耳相传的八卦泄露到媒体的方式和纽约的方式不一定一样所以美国人了解硅谷主要是通过它的广告、它的自我宣传与它的产品” Valleywag挑战了这种方式,而硅谷——至少是蒂尔——做出了反击 “他们像外面那些有特权的工业巨头那样行事,这不应该让我们感到奇怪,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特纳说 Valleywag诞生于2006年,当时高客传媒正在扩张一个博客帝国,Valleywag是其中的一员,它于去年冬天倒闭这段时间里它曾经中断过一两次,导致高客传媒的创始人尼克·丹顿(Nick Denton)一度都要介入为它写博客它最有影响力的年代是在刚开始创建的时期,特别是2007年到2009年,托马斯经营网站的那段时间 “他们的报道一方面非常尖刻,不留情面;另一方面,它们确实极为详尽,经过大量调查研究,在很多情况下都很准确,”Facebook的前全球联络主管布兰迪·巴克(Brandee Barker)说“我往往看过一篇报道后想,‘他们到底是怎么发现这个信息是正确的’有时候我看了Valleywag之后就想,‘这是我从新闻里读到的对某人最恶毒,最不公正的描写’” 高客传媒的总编约翰·库克(John Cook)去年协助关闭了Valleywag,他说,这个网站“不玩信息渠道的游戏” 托马斯如今在《旧金山纪事报》(The San Francisco Chronicle)担任经济版编辑,他说Valleywag的目标就是令科技社区得到改进 “硅谷说它有理想,”他说“我们想问的只不过是,它是怎么来实践这些理想的如果你说自己任人唯贤,那就别只雇自己的人,搞一个初创公司,里面全是年轻白人不要一边说自己和政治无关,一边又偷偷资助反移民议案” 对于蒂尔来说,采取行动反对高客传媒可能是一着好棋曾经短暂为Valleywag撰稿的丹·里昂斯(Dan Lyons)说,蒂尔的确“树立了一个可怕的先例,”但是“我猜大多数人和他一样憎恨高客传媒,所以最后他可能会在自己的圈子里被视为英雄” 这样的反应很快就来了斯科特·亚当斯(Scott Adams)创作的迪尔伯特(Dilbert)卡通画是讽刺现代工作场所的,星期三,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写道:“这又是一个例子,当政府不作为的时候,公民在改变世界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亚当斯赞同蒂尔的做法,“我觉得他的目的不仅仅是报复,也是为了让这个世界变成一个更好的地方” 假如没有这个星期的新闻,Valleywag的遗产尚不明确星期三,若干接受采访的硅谷人物都说自己从没读过它的博客,也不知道这个已经不复存在的网站 还有一些人,比如 Salesforce的首席执行官,曾经短暂充当过Valleywag靶子的马克·本尼奥夫(Marc Benioff),简洁地评价这个网站与本周的这些风波:“所有这些人我全都不关心” 蒂尔资助诉讼高客传媒案件一事爆出时,此前一场硅谷与媒体关系的争论正在逐渐平息——这场争论是由高客传媒旗下的另一个网站Gizmodo的报道挑起的,内容是Facebook是如何操纵用户看到的新闻蒂尔恰好也是Facebook董事会成员Facebook方面拒绝就蒂尔一事做出评论 托马斯本人也是同性恋,他说,Valleywag并没有真正揭露蒂尔的隐私“我确实讨论了他的性取向,但这件事已经被一个很广泛的圈子所知道了,他们认为此事适合在这个圈子之外进行讨论,”他说“我不相信他没有出柜,他从来都没掩饰过” 虽然Valleywag说自己敬仰蒂尔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副主席”,但还是发表了不少贬低他的言论蒂尔曾说自己的对冲基金Clarium Capital只雇用最佳人才,托马斯在一篇帖子里写道,“啊,真的吗看看他们在LinkedIn上的简历吧像很多轻率地畅所欲言的自由主义者们的口号一样,他的说法听上去不错,但是却经不起推敲” 蒂尔反唇相讥,说Valleywag是“硅谷的基地组织” “它令所有人害怕,”他在2009年接受私人投资出版物《Pe Hub》采访时说“对于硅谷来说它很可怕,因为硅谷是一个期待所有人都说出自己的思想,做与众不同的人的地方我觉得他们应该被称为恐怖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