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印度与尼泊尔争夺佛陀故乡

点击量:   时间:2018-02-04 08:03:03

尼泊尔梯罗拉柯提――一个尼泊尔政府的考古学家站在6英尺(约1.8米)宽的壕沟旁边,望着脚下的一排圆圆的大坑他说,在我们脚下躺着一座拥有2500年历史、用茅草和木板搭建起来的城市,新的证据表明,佛陀曾经生活在这里,直到他年满29岁 这位考古学家说,他在想未来每年会有成千上万的朝圣者,坐着一辆辆的大巴,到梯罗拉柯提(Tilaurakot)这座尼泊尔小镇来参观这些废墟“我们在想办法让他们在这里消费,”他说 在约17英里(约27公里)之外的地方,也就是边界线另一头的印度,也可以感受到同样的热情——印度也在邀请旅游者们前往,观看另一处废墟,据称那是佛陀小时候住的地方被问及尼泊尔的那处遗址,一名印度考古学家嗤之以鼻“这根本就不是问题,”他说 这个考古之争始于英国统治的全盛时期,一个多世纪之后还是没能解决这个问题本来根本就没有人在乎但是在这片阳光灼热、横跨尼泊尔与印度的橘红色平原上,事态发生了变化 2014年,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访问印度的菩提伽耶,据信佛陀就是在这里成道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佛教的历史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中国与印度这两家在南亚争夺控制权的巨头都把佛教当做软实力的工具在这个地区,有那么几百年的时间,佛教近乎消失,如今一系列国际利益相关团体纷纷投资兴建基础设施,接待未来成群的朝圣者印度最引以为傲的圣地是菩提伽耶(Bodh Gaya),大家认为佛陀是在那里悟道的 越来越亲近北京的尼泊尔,则小心地捍卫着自己对佛陀出生地及其早年生活所在地的所有权 “令人惊讶的是,直到今天21世纪,佛陀出生2500年后,这个问题依旧令人有些不解,”上月,尼泊尔总理卡德加·普拉萨德·夏尔马·奥利(K. P. Sharma Oli)在加德满都召开的一次由政府主办的佛教大会上说道 与会的385名代表当中,超过300多人都是中国人;印度有九名代表奥利先生抱怨,有局外人试图插手,动摇尼泊尔作为佛陀故乡的地位,他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有些人,也许是少数人,他们故意制造混乱局面,”他说 尼泊尔梯罗拉柯提遗址尼泊尔有很多人相信,佛陀正是在这里度过了早年岁月 Roland Lin/Unesco 根据佛教故事,佛陀原名乔达摩·悉达多,从小在父王位于迦毗罗卫(Kapilavastu)的宫殿里过着奢华的生活,被小心看护着,以免见识人类的苦难29岁那年,悉达多走到外面,目睹了人类的生老病死,受到极大震撼,翌日便离开了父王的宫殿,过上了苦行者的生活 在英国统治时期之前,一直没有人认真考证这些事情发生在何处强大的印度教复兴曾经席卷这片大陆,佛教虽然起源于此,但它的痕迹已经基本被清扫干净后来欧洲涌现出一批印度学家,他们只有一点点证据——公元5世纪和7世纪追溯佛陀足迹的中国僧人的记述 英国离开印度的时候,两处不同的佛教遗址皆宣告成功发掘当时,现代尼泊尔与印度之间的边境已经存在,这两处遗址的存在建立在不完整的证据基础上,经过民族主义的煽动,演变成了一种恶性竞争 “学者们完全被淹没在一团黑暗之中,一开始给迦毗罗卫定位的时候,就像白费力气的乱找,”印度考古研究所的K·M·斯里瓦斯塔瓦(K. M. Srivastava)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该书的内容是关于他在印度小镇比普罗瓦(Piprahwa)的考察活动 他写道,自己的发现有点令人生气,激怒了“一批特定的学者”,他们质疑迦毗罗卫的确认,以至于“使用最肮脏的语言并以此为乐” 印度人已经有了共识,至少在印度本土,旅游公司把比普罗瓦定位为“佛陀度过童年,并思考人生这个宏大而令人困惑的问题的地方”今年春天,印度文化部在这里开办了一家博物馆,展示相关证据,主要是古代封印上的文字,据说可以证明,这里是佛陀真正的童年故乡 在边境另一侧的梯罗拉柯提,一个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提供支持的尼泊尔与英国联合团队正在努力证实自己的假设,他们认为,20世纪60年代末,一个由印度人组成的考察队过早地停止了在这里的开掘 那个印度考察队的领队德芭拉·米特拉(Debala Mitra)发现了一座杂乱无序拓展的砖石城市的遗迹,但是她说,这里可能不是迦毗罗卫,因为它是在佛陀存在几百年后兴建的去年,这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持的团队进一步深入挖掘了米特拉所发现的砖石结构建筑,发现了第二处防御工事,其残骸是用陶土做成的 然后他们进一步深入挖掘,放慢了工作的步调他们想在地下寻找圆柱状的空洞,这能表明陶土城堡之下曾经有过木头栅栏支柱,经历了久远的年代,木头或许已经腐朽,但土地中的结构还留存着 在地面6英尺(约1.8米)之下,他们发现了这些空洞洞内还有夯实了的泥土痕迹,经过实验室分析,它们的时间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也就是说,它们可能在佛陀生活的时期就存在 一个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赞助的小组从去年开始开掘尼泊尔梯罗拉柯提砖石结构建筑下面的遗址,发现了由陶土建造的第二处防御工事的遗迹 Hari Thapi/Unesco 4月底,这座平原上的天气已经非常炎热,因为热季的关系,考察要暂时中止,工人们用独轮车运送泥土,把壕沟重新填上场地外竖起了告示牌,宣布,“悉达多可能就是从这条路向东门走去,放弃了王子生活”这里还修建了一条木头过道,让匍匐叩首的朝圣者们不必粘上泥巴 很难想像大批人群会涌入这里;森林里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小男孩在扔石头取乐但是尼泊尔考古局的拉姆·巴哈杜尔·孔瓦尔(Ram Bahadur Kunwar)踱着步寻思在这片遗址中心建一个四面有墙的建筑,说起未来他充满希望 “这里仍然是个谜团,因为我们还没有打开它,”他说“一旦我们完成开掘工作,我觉得这座城市能够讲述迦毗罗卫的历史” 其他人也和他一样兴奋亚洲发展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出资5400万美元,升级尼泊尔小镇、佛陀的诞生地蓝毗尼(Lumbini)附近的国际机场升级后的机场将于2030年竣工,一年可以接待76万名乘客蓝毗尼距离梯罗拉柯提有16英里(约26公里) 预计会有很多来自中国的游客,那里正在经历佛教的复兴:导游们说起了普通话、新酒店正找来中国大厨、当地政府正计划修建一座9世纪中国佛教朝圣者的塑像,正是他的旅行日记确定了佛陀的诞生地在尼泊尔前不久的一个下午,一群来自成都的女人在佛陀诞生地附近的枝头下冥想了五分钟后,就坐飞机回去了 来梯罗拉柯提冥想的佛教僧人苏南达·萨蒂亚普特拉(Sunanda Sakyaputra)说,在这座毁坏的宫殿遗址之中,佛陀“并不快乐”,他在这里深刻地思考人类痛苦的无意义性被问起印度那一侧的小镇,他嗤之以鼻 “那个地方是错的,大错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