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西方漠视俄罗斯异见者的人权

点击量:   时间:2019-06-01 08:12:00

莫斯科 上周,俄罗斯活动人士亚历山大·多尔马托夫(Alexander Dolmatov)在荷兰某看守所自杀,他所在的政党反对弗拉基米尔·V·普京总统(Vladimir V. Putin)的统治多尔马托夫去年6月逃离俄罗斯,希望能获得荷兰的政治庇护当申请被拒绝后,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是确保他不会被遣送回国并(极有可能)面临坐牢的唯一办法 一名荷兰官员说,“政治庇护申请被据不是他自杀的原因”,该官员援引了36岁的多尔马托夫留下的遗言多尔马托夫的母亲让我看了遗言,他在其中表达了自己“让众人蒙羞”的遗憾但他的律师说,多尔马托夫可能是被迫写下这些遗言的他母亲要求荷兰政府对此事进行调查 多尔马托夫自杀一事,是2011年到2012年期间,俄罗斯掀起的反对普京政权的抗议活动之后果的最新例子自杀事件让人们质疑西方国家对人权问题的关注,这些国家曾经为苏联的大批叛离者提供庇护,而如今却对异见人士热情大减西欧、美国和以色列已不再是现今异见人士寻求庇护的地方,他们前往苏联加盟共和国寻找庇护,虽然在那里他们的人身安全不一定能得到保障 去年,两名反对派活动人士阿纳斯塔西娅·雷巴琴科(Anastasia Rybachenko)和米哈伊尔 ·马格洛夫(Mikhail Maglov)逃离俄罗斯雷巴琴科最初曾向德国寻求庇护,但她现在是爱沙尼亚的一名学生;马格洛夫则向乌克兰申请庇护 列昂尼德 ·拉兹沃兹哈耶夫(Leonid Razvozzhayev)是另一名逃到乌克兰的异见人士去年10月,他曾前往基辅的一个联合国办公室请求庇护,之后失踪几天后,他出现在莫斯科某法庭外,称自己遭到绑架后被遣送回国,还遭受了严刑拷打 揭发腐败黑幕的俄罗斯记者谢尔盖·库兹涅佐夫(Sergei Kuznetsov)在2011年从俄罗斯来到格鲁吉亚,之前他曾试图寻求英国和以色列的庇护,但皆以失败告终人们曾批评欧盟对来自车臣和其他脱离了俄罗斯的少数族裔的庇护申请犹豫不决 多尔马托夫、雷巴琴科以及马格洛夫都是政府镇压活动的受害者政府镇压了沼泽广场(Bolotnaya Square)举行的一系列抗议活动,该广场是具有悠久历史的镇压场所两名传奇式的哥萨克领袖曾在这个广场上被处以极刑:斯捷潘·拉辛(Stepan Razin),1671年;叶梅利扬·普加乔夫(Yemelyan Pugachev),1775年 而最近,该广场上发生过苏联时代以来最大的抗议活动2011年12月,数万名俄罗斯人聚集在广场上,抗议议会选举中的做假和操纵行为当时,曾在2000年到2008年期间任总统的普京是俄罗斯总理,普京的门徒德米特里·A·梅德韦杰夫(Dmitri A. Medvedev)则担任总统他们两人宣布了一系列政治改革措施,重新安排了普京手下的员工,这给自由主义者带来了一丝微弱的希望 普京在苏联时代曾担任克格勃官员,他一直对街头抗议活动感到紧张不安几次推翻了独裁者统治、在很大程度上是和平的革命,一直让普京政权极为恐惧,包括2000年在塞尔维亚、2003年在格鲁吉亚、和2004年在乌克兰,以及后来的阿拉伯之春 但是克里姆林宫很快从最初的恐惧中恢复过来去年5月,就在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换位之前,成千上万的俄罗斯人再次聚集在沼泽广场这次,政府没有让步,而是以镇压作为回应政府还追究了抗议活动中的一般参与者,其中包括一名学生、一名记者,甚至还有一名化学家有时,当局会首先搜查嫌疑人的家,几天后再将其拘捕因为有这个滞后,数名反对派活动参与者在自家遭到搜查后,逃离俄罗斯,从而避免了拘捕 多尔马托夫是其中之一,为了安全,他比其他人走得更远与别的因示威活动牵连而受到迫害的人不同,在示威活动开始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就一直受到俄罗斯联邦调查局(FSB,前身为克格勃)的监视,因为他曾在一家国有导弹设计公司工作,拥有政府安全部门的审查许可他出逃后,一名搜查他父母家的政府特工告诉他们,幸亏他们的儿子逃走了,否则他不仅会因抗议被起诉,还会因间谍罪被起诉 多尔马托夫将返回俄罗斯,在那里下葬他的死亡不仅对他的熟人来说是悲剧,而且对成千上万名反普京的抗议者来说,也是悲剧,他们曾希望西方能提供一个帮助他们免遭迫害的避风港 冷战期间,西方民意曾坚定地站在支持庇护受迫害的苏联异见人士一边但是,随着欧盟与俄罗斯的经济联系更加紧密,对俄罗斯人权的兴趣逐渐消退,除非发生了极其骇人的事件,比如新闻记者安娜·波利特科夫斯卡娅(Anna Politkovskaya)2006年的遇刺,西方政府才不得不面对之如果西方的大门继续紧闭,会有更多的俄罗斯异见人士成为国家的牺牲品,